离梦

静静地拐出小巷,早春前晚冬后的寒扑面而来。在这岭南偏北的小城里游离了几年后,我也渐渐适应并喜欢上了这有些小阴柔的气候。小城傍晚人不多,车很少,这本就是浪子徘徊的城市,所以一到年关便冷清了许多。偶有一辆往城外方向的小车经过,把地上的雨水溅到我腿上,还有远处依傍在路灯下坐着的姑娘身上。我没见过她,定是个生面,我有些好奇,便越走越近。 她,就坐在湿滑的人行路面上,身上随意披着张破毛毯,毛毯大抵已经湿透了,娇小的身子在空气中瑟瑟颤抖着,还能依稀地见到她从嘴中间断地呼出些白气,借此在这小城夜晚的阴冷中温暖着自己的双手。

她开始注意到有人正注视着她,微微抬起头,那惨白的脸上沾着些许尘土,头发也疏乱得有些不成样子,但在淡黄色的路灯映照下居然显得有些动人!泛着一丝微红的双唇,玲珑的鼻,圆大而不显突兀的眼,还有一丝烟云般的眉。我难免有些看得入神了。她见我这样注视着她,便迅速地低下了头,嘴里不自然地嘟囔着,“好人一生平安,谢谢了。”,声音越压越低,但我却听得清楚,这似乎使我有些吃惊,但我知道,她,是个乞丐……

梦于此便戛然而止。清醒后发现,我原来如此向往这种偶遇,即使遗憾会是结果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