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梦

静静地拐出小巷,早春前晚冬后的寒扑面而来。在这岭南偏北的小城里游离了几年后,我也渐渐适应并喜欢上了这有些小阴柔的气候。小城傍晚人不多,车很少,这本就是浪子徘徊的城市,所以一到年关便冷清了许多。偶有一辆往城外方向的小车经过,把地上的雨水溅到我腿上,还有远处依傍在路灯下坐着的姑娘身上。我没见过她,定是个生面,我有些好奇,便越走越近。 她,就坐在湿滑的人行路面上,身上随意披着张破毛毯,毛毯大抵已经湿透了,娇小的身子在空气中瑟瑟颤抖着,还能依稀地见到她从嘴中间断地呼出些白气,借此在这小城夜晚的阴冷中温暖着自己的双手。